News

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Ltd
— 新闻中心 —

如,商业性住房金融以银行信贷为主

值得注意的是,与往年相比,2018年的工作安排中,央行和银监会均将“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抑制杠杆率”放在最为重要的位置,并特别提出了房地产方面的金融风险防控。
 
 
 
1月25日至26日银监会在部署2018年主要工作任务中,更是进一步从个人住房贷款和房企融资两个角度,提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一方面,努力抑制居民杠杆率,重点是控制居民杠杆率的过快增长,打击挪用消费贷款、违规透支信用卡等行为,严控个人贷款违规流入股市和房市。另一方面,继续遏制房地产泡沫化,严肃查处各类违规房地产融资行为。
 
 
 
这种种暗示着,2018年央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将回归真正中性,且去杠杆、挤泡沫、防风险、严监管将成为政策实施的重要领域。
 
 
 
重造新住房金融体系
 
 
2018年央行还将重点推动的工作是——完善住房金融体系,建立健全住房租赁金融支持体系。继续实施“分城施策”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积极支持棚户区改造等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支持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
 
 
 
自20世纪90年代推进住房体制改革以来,我国住房供给和消费环节对金融支持的依赖度都大大增加,逐步形成了“以商业性为主,合作性为辅,政策性为补充”的住房金融体系,对我国发展房地产市场和满足居民住房需求提供了重要支持,但也存在一些制约因素和问题仍待破解。
 
 
 
如,商业性住房金融以银行信贷为主,但仍有较大发展空间,且存在产品单一、风险分担和转移机制不健全等问题;住房公积金政策存在不合理之处;政策性金融对住房开发的支持力度不断加大,但尚未形成有效支持住房消费的政策性金融体系等。
 
 
 
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副主任贺同宝表示,围绕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商业银行需改变过去房地产开发贷款和个人房贷双轮驱动的传统盈利模式,开拓房地产金融服务的创新点、增长点,重构住房金融服务体系。
 
 
 
贾康、孟艳等人执笔的《深化供给侧改革完善住房金融政策体系》报告中提到,在住房价格快速上涨的同时,以住房公积金为代表的政策性住房金融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报告建议,由政策性住房金融逐步接手保障性住房的建设和经营管理;将互助储蓄性住房金融作为着力发展的领域,在借鉴中德住房储蓄银行运行经验的基础上,在多个大城市设立储蓄性住房金融机构。
 
 
 
我国住房租赁金融市场已经在去年加速变革。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7年11月初建设银行进军住房租赁市场起,五大国有商业银行与多省市签署了住房租赁市场发展战略合作协议,意向性授信总额超过万亿元。
 
 
 
多家银行表示,一方面支持新增优质租赁住房供给项目,另一方面要配合企业收购、改建大中型城市闲置和低效利用的国有厂房、商业办公用房等存量物业,对租赁住房的企业提供用于收购、改造、装修等的授信业务支持;同时围绕住房租赁提供全生命周期的融资服务。
 
 
 
融资市场上,也在开足马力。2018年2月2日,“中联前海开源—碧桂园租赁住房一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即碧桂园租赁住房REITs获得深圳证券交易所审议通过,由碧桂园联合中联基金共同实施,产品规模100亿元,采取储架、分期发行机制,优先级评级AAAsf。碧桂园百亿级租赁住房REITs获批正是政府监管部门对龙头民企碧桂园响应国家号召、以实际行动投身租赁住房市场建设的积极回应和支持。这将激发房地产企业对租赁住房市场进行更积极的投入。
 
 
 
Tel
Mail
Map
Share
Contact